抗大故事|从七贤庄走过的人物 父亲的嘱托

摘要:到达延安后,张鑑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。如今张端城把这本《情怀——张鑑诗文稿选编》捐给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纪念馆,也是希望通过父亲张鑑的革命经历,能够影响更多的人。全家照 前排:姜蔚茹、张鑑 后排:张建军、张端城、张建成

张鑑(1915-1981),原名张勲铭,又名张欣铭,广东省梅县桃尧镇桃源乡人。

张鑑的家只有一点薄田,生活非常艰难。成绩优异的他高小一毕业就面临辍学。张鑑的祖父25岁在卖肉时,被不付钱的地富恶霸打死,他的父亲深深明白,不识字就会被地主欺压,一辈子抬不起头,便决心“就是要饭也要孩子坚持读书”。张鑑进入中共地下党组织办的松江中学,可好景不长,因受到蒋介石军队围剿,学校撤离。十几岁的张鑑只好去外出挣钱,当学徒、伙夫,售货员,可还是无法维持生活。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教员的工作,却遭人陷害。张鑑后来回忆到:“我走投无路,耕田没有田,没有牛,没有工具,到处找不到工作,我对旧社会痛恨极了。

1927年“四一二反革命政变”爆发不久,张鑑的家中藏进了一个共产党员。这在当时如果被发现,就会性命不保。可张鑑的父亲却不顾安危,保护了这名共产党员。1935年,张鑑的父亲离世。去世前,他给张鑑留下了一句话“只有中国共产党,只有红军才能真正抗日。”不知他生前是否能想到,正是他的言传身教,在张鑑心中埋下一颗革命的种子,有朝一日,张鑑在他的影响下,成长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领导干部。

张鑑(左)与战友

1938年,张鑑在一家工厂当会计时,因为工厂遭到日本军机轰炸而失业。他想起父亲的遗言,在1938年的中秋节后,与同伴张海一同踏上了前往延安的道路。张鑑不知道,这是他与家人过的最后一个中秋节,四年后,因为大旱,张鑑的母亲在饥饿中去世,弟弟也从此失散。

“少壮悲歌赴国仇,沸血抛头颅。”从张鑑后来作的诗词中,能能读出张鑑在奔赴延安的路上时悲壮豪迈的心情。路途中,他们在车站遭到轰炸,坐火车时又遇车轨被日机炸毁;坐船走水路,船上到处拥挤着逃难的人们;更不用说还有头痛、发烧、双脚溃烂的折磨。坐在船上两个青年“想起民族的血帐!究竟何时始能清偿?!……愈想愈愤恨,恨不能立即杀绝东洋鬼子,收复我们失去的锦绣疆土!”

张海

1938年底,他们途经八路军驻陕办事处到达延安。到达延安后,张鑑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。虽然条件艰苦,可有学上,将来还能抗日,张鑑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,写下:“昨日还是千姿百态,小姐哥儿。今晨却是戎装一律,战士英豪。荷荷笑,负银锄。劈窑洞,自居眠。夜灯层层胜似百丈摩楼。” 心情一改之前的沉郁愤懑,转向风趣幽默、率性洒脱。

张鑑1940年6月毕业,先后在抗大总校、抗大六分校、晋冀鲁豫军政大学、华北军政大学工作,历任政治教育干事、教员、大队政治指导员、政治教育股长等职。1950年后,曾任广东省西江地委宣传部副部长,广东省委中级党校教研室副主任,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,广东省委党校党委委员,科学社会主义教研室主任。

张端城

2019年6月3日,张鑑的儿子张端城来到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纪念馆。像许多革命后代一样,此次是踏着父亲当年的足迹,经过父亲革命的起点——西安七贤庄,前往圣地延安。张端城为纪念馆捐赠了一本《情怀——张鑑诗文稿选编》,这是他在满怀着对父亲的思念与敬仰中,整理、遴选父亲张鑑生前留下的几十万字的稿件和信件,并编辑成册。

《情怀——张鑑诗文稿选编》

“亲爱的孩子,你看你父亲想读书多么困难。现在毛主席领导革命胜利了,你和你妹妹都能上中学,条件样样好,这些都是共产党毛主席给你们的,你们应该感谢共产党和毛主席,应该大的进步,听党的话,听学校的话,听老师的话。”这是在张鑑1966年在信中对儿子张端城的嘱咐。如今张端城把这本《情怀——张鑑诗文稿选编》捐给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纪念馆,也是希望通过父亲张鑑的革命经历,能够影响更多的人。

全家照  前排:姜蔚茹、张鑑  后排:张建军、张端城、张建成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责任编辑:万自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