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沙英雄石光银:“为了沙窝窝里的这一片片绿”

摘要:伴随着国家退耕还林还草政策的出台,以及包括全国治沙英雄石光银在内的一代代治沙人的努力下,昔日定边县毛乌素风沙草滩区群众“因沙致穷”的困局早已一去不返。塞北的冬天,站在地处毛乌素沙漠南缘的定边县长茂滩林场北端,狼窝沙高高的沙梁上,年过古稀的石光银感慨地说:“我这辈子,就是为了沙窝窝里的这一片片绿!”

res01_attpic_brief

石光银(右)和林业干部一起讨论树苗成长情况(资料照片)


“飞沙走石家无粮,人老几辈住坯房,满村光棍无婆姨,有女不嫁海则梁。”这段在定边县原海子梁乡(现已并入白泥井镇)世代流传的顺口溜,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地群众的生产与生活面貌。然而,伴随着国家退耕还林还草政策的出台,以及包括全国治沙英雄石光银在内的一代代治沙人的努力下,昔日定边县毛乌素风沙草滩区群众“因沙致穷”的困局早已一去不返。塞北的冬天,站在地处毛乌素沙漠南缘的定边县长茂滩林场北端,狼窝沙高高的沙梁上,年过古稀的石光银感慨地说:“我这辈子,就是为了沙窝窝里的这一片片绿!”

1、立志——

童年经历铸就绿色梦

1952年,定边县海子梁乡同心干村圪垯套,农户石发富家的炕头传来的婴儿啼哭声,给这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增添了一丝喜气。这个呱呱落地的婴儿,便是日后的治沙英雄石光银。

石光银从小在骆驼背上长大,在沙窝里滚,沙梁上爬。在他的记忆中,茫茫沙漠一度追逐着开荒者的铁锄和牧羊人的皮鞭一路南侵。

“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一场大的风沙就会彻底摧毁农户辛苦种植一年的庄稼。除此之外,随着沙丘的移动,农民家的茅庵草舍没几年就会被沙子淹埋,我记得光我们家就因此搬过九次。”石光银说。

除了地难种、家难定,童年的一次经历也让石光银对沙暴的危害刻骨铭心。

7岁那年的一天,他和邻居家一个5岁小伙伴虎娃在外放牧,突然黑压压的沙尘暴从西北方向压过来,顿时天昏地暗。幼小的石光银早已辨不清东西南北,只能被风裹挟着往前跑。也不知跑了多久,他只觉脚下一绊,便一头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。待他苏醒过来,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蒙古包中,眼前坐着的是一位身着蒙古族长袍的大叔。在和大叔断断续续地谈话中,石光银才知道自己昨天竟被沙尘暴刮出了30多里地,吹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地界的黄海子。3天后,得知消息的父亲从定边赶来接他,在回家的路上,他才得知一起放牲口的小伙伴虎娃早已被风沙吹得不见了踪影。

庄稼被风沙吹倒,房屋被风沙淹没,伙伴被风沙吹没了……沙暴过后的这一切,都深深地印在了石光银幼小的心里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石光银时常静坐在门前的沙梁上,眼望着沙窝,感受着寒风,他恨透了这沙与风,暗暗发誓:长大后只干一件事,就是要和这片恶沙斗到底。

1984年,国家鼓励个人承包造林的政策出台后,石光银大干一场的机会终于来了。他毅然决然地辞掉定边县海子梁乡公社农牧场场长的“铁饭碗”,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农民股份治沙公司——“新兴林牧场”,和乡政府签订了承包治理3000亩荒沙的合同,并带着瘦小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,举家搬到全乡荒沙面积最大的一片沙窝窝里。

“你这人干事总爱贪大,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过,担这么大风险干啥?”妻子抱怨。

“光银啊,国营林场不知道扔进多少‘票子’,治了几十年都不见效,你能行吗?”亲友们劝说。

“放着现成的铁饭碗不端,非要端纸糊的碗,这石光银大概是疯了。”有人在背后议论。

此时的石光银面对的不仅是家人亲友的劝阻、反对,还有来自社会各界的众说纷纭,有好事者甚至给他取了“石灰锤”“石疯子”这样的外号。但心中的绿色梦想让本就倔强的石光银铁了那颗治沙的心。为筹集种苗费,他卖掉了家里养的84只羊和1头骡子。

这一年春秋两季,石光银说服周围7户人家,冒着被沙暴埋掉的危险,在3000亩沙地上种下了用骡马和羊换来的树苗。天公作美,因为那年降雨情况较好,种下的树十有八九都抽出了绿叶,树苗成活率达到87%以上。

2、硬仗——

三战“狼窝沙”越挫越勇

首战告捷,更加坚定了石光银进一步治沙的信心和决心。1985年,他又与国营定边长茂滩林场签订了承包治理5.8万亩荒沙的合同,并榜告四方,招贤纳士,引得十里八乡的群众纷纷响应,最终凝聚起127户484人的治沙队伍。

次年春季,石光银便带领治沙队伍打响了三战“狼窝沙”的战役。他们吃的是又干又硬的玉米馍,喝的是沙坑里澄出来的沙糊糊水,住的是柳条和塑料布搭的庵子,风吹、日晒、沙子烤,嘴上起火泡,裂血口,然而这年四、五月份刮了十余次大风暴,风蚀沙埋,栽上的树苗90%被毁。

怎么办?第二年接着干!石光银不知道自己究竟卖掉了多少只羊、多少头牛、多少匹马,去过多少次村民家中说服动员,可一场场风又刮走了一切。望着插在一座座酷似倒扣铁锅的“锅底沙”上、歪七斜八的杨树苗子,石光银的眼泪直往肚里流。

“狼窝沙难道真的没法治了?我偏不信这个邪。”石光银在挫折面前不屈服,他背上干粮,步行几百公里,三下榆林、横山等地,学习流动沙地蔽障植树法。

又是一年春风起,石光银带领500多人用驴车拉着树苗和10多万公斤麦秸、沙柳、沙蒿,再次开进狼窝沙。“先搭沙障后栽树,围栏管护相跟上;杨树柠条搭配好,沙柳锁住大沙梁……”慢慢地,石光银悟出了治沙的门道。当年,栽植树苗成活率达到80%左右,三战“狼窝沙”也最终取得了胜利。

找到了治沙造林的门路,石光银治沙的脚步变得越来越快。从1994年起的十年间,他先后承包治理了定边县盐化厂苫湖地7.5万亩、国营长城林场荒沙4.55万亩,2003年起又按照“三北”防护林四期工程标准造林5万亩……25万亩荒沙、碱滩,全部在石光银手中变作了绿洲。

3、传承——

治沙事业后继有人

公司的治沙成果有目共睹,石光银开始考虑将这一份治沙事业传承下去。1993年,石光银的儿子石占军从榆林体校毕业后,便准备返回家乡,像父亲一样全身心投入到治沙的队伍中去。“治沙是很苦的,所要付出的心血更是你们年轻人无法想象的。”石光银的劝说,仍然无法抵挡住石占军的激情,1997年,已在定边县刑警队任职的他乘着“双万工程”的机会,以挂职干部身份来到了定边县定边镇十里沙村,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了父亲的治沙队伍中去。

石占军的到来为老石的治沙事业注入了新鲜血液,他不仅在治沙工作中展现出了年轻人的活力和思维,还能够使农业和生态旅游共同发展。此后短短数年,石占军先后主持实施了5万亩三北防护林、靖王高速沙丘绿化、定边石油钻采公司油区绿化等重点项目,成为了石光银治沙公司的得力干将。除此之外,为改变粗放式治沙造林的原有模式,石占军利用外出调研学习,调回了樟子松、侧柏、云山等新树种并在十里沙开展实验。

但天有不测风云,2008年3月12日清晨,一场意外的车祸降临到了石占军的身上。此前一段时间,他一直在为落实优质树苗、考察节水灌溉管道而奔忙着。因为这天一早要对植树节的活动进行布置动员,他黎明时分即驱车准备返回定边,谁料却在高速公路上发生意外,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5岁。

晚年丧子的痛苦是巨大的,儿子的撒手人寰让石光银悲痛欲绝。这条铮铮铁汉,走路都得两人扶,但他并没有使自己一直沉浸在丧子之痛中。为儿子料理后事后的第三天,他便在公司董事会上声音洪亮地说道:“占军走了,我比大家更悲痛,但治沙事业能中断么?不能……儿子没有了,我还有孙子。我再干它10年,孙子就长大了,一代传一代,咱们的治沙事业永远不会断,治沙永远有接班人。”会场一片呜咽之声,人们的心已经碎了!

而伴随着孙子石健阳的长大成人,石光银也真正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治沙事业后继有人的希望。

高考结束后,石健阳在爷爷的建议下特意报考了林学类专业,并被杨凌职业技术学院录取。当年8月,杨凌职业技术学院纪委书记刘粉莲一行还专程驱车近8个小时来到定边,为石健阳送达录取通知书,并与石光银治沙公司达成校企合作协议——利用双方资源,在林业技术专业共同建立“工学结合”人才培养模式。双方共同参与林业技术专业设置、课程开发、教材编写、教学的组织与管理、学生的课程实习、人才培养计划制订和人才培养过程。通过科研合作,加快相关技术改造,为林业行业发展提供科技支撑。

“我一定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,以爷爷为榜样,学好林业科技,为更好地继承治沙事业、弘扬治沙精神做好准备。”石健阳说。

4、希望——

同走致富新征程

2000年,石光银被国务院授予“全国劳动模范”荣誉称号;2002年,全国绿化委员会、人事部、国家林业局授予石光银“全国治沙英雄”荣誉称号。后来,他还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分别授予“世界优秀林农奖”和“世界林农杰出奖”,两次被邀请出席联合国国际防治荒漠化会议,介绍治沙经验;并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

“国家把很多荣誉都给了我,但其实每项荣誉对我来说,不只是荣誉,更是压力,这就要求我要做到活到老,干到老。”石光银说。

先一起治沙,再一同致富。从1984年到现在,石光银带领着他的团队已人工造林25万亩,规模全国最大,创造经济价值上亿元。如今他当年的荒沙治理公司,已更名为石光银治沙公司。1996年以后,石光银又搞起了沙区综合开发,建立了粮食生产基地、速生丰产林基地和药材种植基地,发展养殖业,还办起了复合饲料加工厂。当时同石光银一起治沙的联合户们全都成了当地的富裕户。石光银认为,这些都是治沙造林带来的。

从2015年起,石光银担任了十里沙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,并将自己的养殖场改为合作社,引领村民入股参与分红、增收致富。十里沙村也在他的带领下,依托精准扶贫政策,先后实施了自来水入户、村级生产道路建设及农村电网改造工程,宽带网络、“户户通”也实现全覆盖,村民的生活越来越好。2019年3月,他又支持村民新建了322座移动大棚,并计划流转200亩土地,在全村发展枸杞、蜜桃种植产业。他最终的目的就是在实现企业上规模、提效益的同时,团结带领群众一同增收致富奔小康。榆林日报记者 陈静仁


责任编辑:万自义

相关新闻
治沙,石光银,英雄